用手机扫一扫

大头网
大头网
大头网
  沧海桑田  

你见过沧海桑田吗?我见过。


幼年时,那里是一大片整齐的土地,带着北方平原独有的开旷。因平整肥沃,一直都被用来种植作物。那些作物年复一年地茂盛生长,构成了传统又古典的风光。风吹过时,绿色的海洋掀起绿色的波涛,带起一阵呼啸,奏出鲜活的乐章。


田野的尽头是一片落叶阔叶林,夏日的时候绿得生意盎然,到了秋日变为萧条的景象。光秃的树枝和灰白的天空大喇喇地占据了我目光远望的地方,虽是秋日,倒也像冬日的光景,于是我便想到了柳宗元的《雪》。因为落叶,树林里铺着厚厚的一层地毯,它们发着棕灰色,凌乱地覆盖在地上。大风起的时候,它们会一起移动,过起随风漂流的生活,这一点很像我们人类。


景象虽萧瑟,我依旧很快乐。因为我可以在这里踩落叶,踩的时候,它们会发出细微的,脆脆的响声。这声音不是很清脆,反倒带着一丝丝的厚重。当脚落进树叶堆的时候,有点儿软软的感觉。还有一项活动,就是找青蛙。它们通常躲在厚厚的树叶下,用叶子遮盖自己。因为这里有很多落叶,树林也很大,所以这个活动就有些难度。我经常和爷爷一起找,然后和他比赛,看看谁找的多且大。我们找过很多次,只有一次深深地落进了我的记忆里。记得那次我找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大青蛙,我激动极了,大叫着喊来爷爷:快来看,这儿好大一只啊……那时的快乐简单至极又纯粹至极,以至于我现在想起来的时候,内心还会微微震动。


初中那会儿,河水开始上涨,淹没了一小片土地。岸边的水特别浅,只到脚踝。也很清亮,我可以看见水中的沙子、石头还有小水草。在那个炎热的夏日,这里成了我和妹妹每天都要来的地方。我们蹲在岸边,捡着水里的石头,看着河中的自己倒影,絮絮浅谈。热的时候,就进去淌水,虽然只到我们的脚踝,但同样让我们觉得凉快。


那个时候我没有想到河水会涨得那么快速和迅猛,不过几年,整片的土地便没有了。


日子照常过着,对我来说没有特别大的变化,对世代种植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来说,这可能是一件坏事。有时候我站在岸边,面对着浩荡的大河和青黑的远山,眼前会雾蒙蒙的。水面上风更大,吹得我冷极了,是一种凛冽潮湿的冷,逼得我几欲落泪。我不由得又想起了柳宗元的《雪》。


这便是我见过的沧海桑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