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手机扫一扫

大头网
大头网
大头网
  把握当下  

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———《庄子·知北游》


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爆炸的世界,每天浏览着数不胜数的碎片化信息,目不暇接。草木枯荣,周而复始,变化从未停下它的脚步。每当夜深人静,午夜梦回之时,你是否会猛然惊起,为这一刻的寂静而沉湎、动容?你是否会在某一个瞬间感受到自身的渺小,只能无力悲悯,被动承受?


岁月无穷而人生有终。每一个人所被给予的恩赐都是平等的,只在于他们为何而生,生来为何。有些人一生兢兢业业,将自身价值发挥得淋漓尽致,纵使生命燃烧到尽头,但他却以一种特殊的意义永远地活在了人们心中,此刻的他,是否能够算作与天地同寿?也有些人醉生梦死纸醉金迷,流连花丛不得终日,这样的人又何谈生死?他活着与死去又有何异?


《庄子·秋水》篇中有这么两句:“井蛙不可语于海,夏虫不可语于冰。”即便是在生活中,井蛙、夏虫又何尝少呢?井底之蛙永远都不会了解到大海的浩瀚,终其一生它们都被围困在一方狭小的天地中,这样的人生早已失去了原本的意义。布鲁诺作为哥白尼日心说的忠实支持者,他的一生都与“异端”联系着,身边的人都不能理解他,甚至将他烧死在广场上。这些盲目的人,岂不就是井蛙夏虫,永远见不到更广阔的天地?


始皇帝嬴政晚年曾追求长生不老,可直到生命尽头,他都没能寻得仙山,最终还落得个晚节不保的名声,实在令人唏嘘不已。我们凡人如果用一天的视野去窥探百万年的天地,是否就如同管中窥豹,可见一斑?如苏轼《赤壁赋》中所述: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。”我们不过是广阔天地中的沧海一粟,渺小如蝼蚁,沧海桑田之后这个世界不再有我们的痕迹,何不把握当下,过一段有意义的人生呢?


“十年可见春去秋来,百年可证生老病死;千年可叹王朝更替,万年可见斗转星移。”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,我们要做的,不过忘记过去,不计未来,把握现在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