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手机扫一扫

大头网
大头网
大头网
  月是故乡明  

这是我第二次在外过中秋了。 

一如去年,母亲在我千里迢迢来此就学之前就买了月饼,给我装了一块在行李箱中。她说,在中秋的时候,我们要一起吃同样的月饼。千里共婵娟是文人的雅兴,我们千里共月饼倒也颇有一番生活情趣。  

月饼,英文释义为“月亮蛋糕”,确是贴切非常。中秋之夜,把酒对月,享瓜果佳品,分月饼而食之,谓作“团圆”。而现在,天各一方的亲人同食,只是聊以慰藉罢了。  

中秋,居三秋之中。秋老虎还在白日里肆意作伥,入夜却有止不住的寒凉。路上寥寥行人,幽幽树影,寂寂四围,薄薄月华,连路灯都是一水的冷色调,打在人身上、脸上,白得令人发慌。想作赏月之态,但只影孤人为伴,未免心境苍凉。这里没有圆桌,没有人间烟火气,没有絮语轻声绕旁。  

静谧。  

静夜当有思。思什么?羁旅在外,自然多思乡。加之今日又是团圆佳节,这种思念便成倍增加,喷涌而出。异乡异客之感愈发刺痛,偏生我从不愿流露出一丁点儿心灵上的脆弱,便只强撑着,不言语,不睬外物。  

我只理睬月。明月寄相思,当然,我无法危楼摘月,自有其诸多文化载体供人选择。月饼是最雅俗共赏的一种,此外还有月亮纹饰的各类工艺品,月亮图案作为封面的书纸信函,和围绕月亮展开的诗词歌赋。去岁我写了一封信寄回家中,信收到,母亲未有多语,只答一句“我收到了,好好照顾自己”;父亲则同样回我以书信一封,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我的殷殷期盼,文字功底之卓绝非我能比。我可以想见他们收到我信件时的样子,含着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,最终都转化为和我一起展望未来。思及此,心情忽然平复许多。  

更深露重。  

为身体虚弱之故,我鲜少夜间外出,更加不会在夜晚随意落座,生怕染上寒气。秋夜霜露渐浓,天然的寒意是最好的静心方,直教人都和缓散漫了下来。露从今夜白,那白色是月光的倒影,亦是空白一片的脑海,更是最直白也最浓重的深情厚爱。我站定,抬头望天。  

家乡的月该如往常一样耀眼。城市的灯太亮,将头顶的月盖上一份朦胧。我寄一片乡心,借以月光传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