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手机扫一扫

大头网
大头网
大头网
  赴一场与“花椒”的约会  

荷花映日笑纳新鲜学子,丹桂飘香喜迎远方来客。每年的这个时间,都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或来自高山平原,或来自丘陵盆地,跨越川山蜀地,辞别林海雪原,齐聚“花椒”,开启属于自己的未知旅程。

确认过眼神,新人是亲人  

校园里,拿着大包小包的人三五成群,载着新生的校车一辆一辆地挺进。阳光炙热,给往来穿梭的人群打上了金色的滤镜。一顶顶帐篷,紧密而整齐地排列着,从南区一食堂门口一直延伸到风雨球馆。帐篷旁,人影攒动,迎新志愿者们有序地忙碌着,为新生和家长指路、提行李、办理入学手绪……新生们的到来给“花椒”注入了一股新鲜的血液。  材料学院的“学长学姐”们贴心准备的消暑圣品绿豆汤,在酷暑难耐的夏日,为初来乍到的“萌新”们带来丝丝清凉;信息学院的学生用特制“代码”运行的迎新“程序”,给了小“萌新”们一个惊喜,新生们摘取喜欢的键帽,获得学长学姐的祝福“彩蛋”;电气学院自制了新生分布地图;外语学院租借爱心车队为新生搬运行李;运输学院给新生准备了行李号码牌,将新生的名字组成了“yunshu”的姓名墙……一个个丰富多彩的迎新活动,一种种别出心裁的迎新方式,包含着我校学生对新生欢迎与祝福,也渗透了“花椒”学子的真心实意。  

进入大学,是与新同学的初遇见,也是和父母的远别离。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”孩子要远行,父母总要“密密缝”地准备,少不了操心与难舍。在运输学院的帐篷内,一张张学生精心绘制的明信片引起新生和家长的注意,家长们在明信片上写下对孩子的祝福与期许,将在举办成人礼时送到他们手中。“希望儿子在大学努力学习,成为我们的骄傲。”家长傅福华一笔一划地写下期望。“我的孩子自小就比较内向,但看着他愉快地参加大学的迎新活动,我很欣慰。从小我对他的期望就很高,希望他在大学能变得更加优秀。”新生刘一博的家长寄语道。  

除了各个学院“学长学姐”热情欢迎新生的到来,校党委书记万明、校长罗玉峰也现身迎新现场,与新生及家长亲切交流,万明更是登上“挑战校领导”俯卧撑比赛擂台,以90秒33个标准俯卧撑成功立擂,表达对新生的欢迎和期许:“做一名优秀的花椒学子,学习要好,身体要棒,素质要高。”在激昂的音乐里,挑战者们络绎不绝,主持人铿锵有力的计数声、围观群众的欢呼声与挑战者的心跳声交织在了一起。“看着这个比赛就觉得很有意思,看得出来学校很注重我们的体育锻炼。”19级体育健康专业的姜孝伟参加完比赛说道。  

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,不变的是学长学姐们无微不至的关心,是家长看着孩子长大远行的担忧,是校领导们对新生的关注与培养,是那已经融于血液的“花椒”情。跨越千万里,齐聚“花椒”圆梦  在这股迎新的浪潮里,来自五湖四海的“萌新”们,为了共同梦想,跨过天南地北,圆梦“花椒”,踏上新征程。  

“五十六个民族,五十六枝花,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……”多尔娜·尼卡是一名蒙古族小“萌新”,她的家在距离学校3958千米外的新疆阿勒泰地区。两次中转,50多个小时的火车,没有父母的陪同,尼卡踏上了前往“花椒”的旅途。因为是少数民族,尼卡去年就在南昌的一所院校读预科班,“之前在南昌我就来过交大了,第一次来交大,我就被交大的校园环境、学术氛围和“花椒人”的热忱深深吸引住了”,谈起交大,尼卡满是幸福的样子,她觉得交大的一切都是美好的,在填报志愿的时候,她毅然选择了交大的交通运输学院。  

刚踏入校门,尼卡就感受到了“花椒”的温暖,“在上预科班时,我认识了两位‘花椒学长’,这两位学长也是新疆人,他们很热心地帮我保管之前读预科班的行李,这才让我这次报道更轻松方便。”  

进入大学,尼卡身边大多都是汉族人,可这一点也没有妨碍她们平时的相处。“我和三个室友虽然认识不久,但是关系特别好,几乎是形影不离。因为民族不同,我们平时的话题也是非常广泛,大家都经常分享自己遇到的趣事。”对于大学生活,她也早早地做了规划:“要调整好状态,积极适应并融入大学生活,准备四级英语考试,并争取大一拿到奖学金,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,希望自己越来越好”。  

开学之际,朋友圈里常常出现的是南北差异的讨论,不管是饮食上的差异,还是地域气候的差异,或是澡堂与浴室的差异......南北差异的碰撞也许会让来自北方的“花椒”有些许不适应,却也抵挡不住他们对南方的期待与憧憬。 

九月的哈尔滨已经有了秋的凉意,而南昌还存留着夏的温度。19级土建学院新生王森,跨越大半个中国前来交大报道。“华东交大是我高考第一志愿,而且交大的土木建筑类专业是数一数二的,也是我向来感兴趣的。”得知自己被交大录取,王森非常激动,终于如愿以偿,到了交大,成了自己最羡慕的“花椒人”。他一直都很向往南方的城市:“南方经济发展更快,有许多挑战和机遇。”即使是南北距离遥远、气温相差较大,饮食方面也不太习惯,王森也从未抱怨过自己的决定。“这几天我着实体验到了南昌的高温,整个人实实在在黑了一圈。”说起被晒黑,王森依旧那么不在意,反而是很高兴,认为自己拥有了一段难忘的回忆。  

“无畏前方高能,尽展极致韶华”是王森的座右铭。初到学校,王森就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:“希望能多方面发展自己的能力,首先是进入社团,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,还要成为图书馆的常驻民,用知识充实自己。”  

16岁的你在干嘛?是在题海里奋笔疾书,为堆积如山的作业发愁,还是为“两天一小考,三天一大考”的各种考试头秃?而16岁的小“花椒”高分子材料专业苏彬却已经踏入大学的大门。苏彬出生于2003年,是5000多名新生中年龄最小的一个。小小年纪的他,充满少年的青春活力,却有一份超乎年龄的成熟认识。  

说起自己年龄小,苏彬解释:“我外公是六十年代的知识分子,对我的教育从来都是很重视的。我在幼儿园只待了一年,一年级却待了两年,然后也是因为我的成绩还可以,直接从二年级跳到了四年级,这才和同级人有了年龄上的差距。”在平时的相处中,苏彬在同级人面前丝毫不怯场。面对周围人的惊讶与夸赞,苏彬表现得很淡定:“我并不觉得自己特别,更不会因为年龄小而有优越感,相反我希望在大学能进一步认识到自己的不足,并第一时间改正。”  在家旁边上大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家住南昌的土建学院新生李叶海涛对此深有体会。“我是复读生,去年高考分数不太理想,想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就选择了复读。复读期间,我听过一位交大学姐的宣讲,从那时候起就一直关注着交大。”  

复读的一年里,李叶海涛心无旁骛,一头“扎”进了题海中,期待着自己的逆袭。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,高考结束,他的成绩竟然比去年提高了一百多分,实现了完美逆袭。  

“我就是本地人,上大学也就少了很多外地学生会有的各种想家、饮食不习惯等困扰。况且我对这边都非常熟悉,简直就是‘活地图’,以后可以带着我的同学一起去浪。”李叶海涛对在交大上学表示庆幸。  

年龄,不会束缚对未来的畅想;距离,不会拖住前进的脚步;差异,不会阻止我们的相遇、相知。来自31个省份、24个少数民族的5000多名新生,怀着对新生活的期待,赴一场与“花椒”的约会,将书写属于他们的精彩篇章!(摄/熊子钰)